A-A+

那些年,那红薯面驴蹄

2019年08月15日 09:58 爱情美文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73次

那些年,那红薯面驴蹄

  朋友从蒲城小游回来,归途中就打电话炫耀,让我猜猜她中午在蒲城吃的啥?我以为是蒲城面辣子,性急的她笑着说是咱小时候吃过的红薯面驴蹄子!听着她在电话那边还不停地说香的很香的很,甚至还听到她不停地眨巴着嘴的声音,瞬间记忆中味蕾被唤醒,那甜甜的,粘粘的,辣中带着酸味仿佛还停留在唇边,怀旧的心一下子被拉回到久远的从前,那些年,那红薯面驴蹄......

 

  那些年,那红薯面驴蹄......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正处于小学阶段吧,那个时候中国农村大都处于饥荒中,粮食远远不够吃,瓜菜代是常有的事,而红薯面驴蹄在富平农村是个标志性代表吧!记得小时候,每到挖红薯季节,全家老少齐动员,大人挖,小孩拾,运回家中,大小均匀,没瞌没伤的红薯被挑选出来,储存在红薯窖里,那是整个冬天的后备食粮!而有些特大或者被挖伤的大红薯被我和姐姐洗净,母亲拿来红薯擦擦,擦成红薯片,天气晴朗时,我们按照母亲吩咐,去外面晒红薯片。

  有人说,人上了年纪总爱怀旧,这话一点不假。近年来,我已经介入不惑之年,却常常思念小时吃过的许多东西,那硬硬的像钢丝样的玉米面饸烙,那甜甜的红薯面轱辘馍,那红薯面驴蹄子,那金黄金黄的带着糖精的玉米面塔塔······在老一辈人眼里是痛苦的经历,而对于我们来说,那是个难忘的回忆!我常常想起那时某种食物的味道,也许小时自己是多么抗拒,而现在又是多么地怀念,红薯面驴蹄子就是其中的之一!

 

  红薯片晒干后,母亲在队上的磨面房把红薯片磨成面粉,因为那时候年龄小,很少到磨面房去,所以一直不知磨红薯与磨麦子到底是不是一样磨法?只记得有次刚到磨房门口,机器的轰鸣声震耳欲聋,磨坊里灰蒙蒙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甜甜的味道,呛得我直咳嗽,我站在门外没敢进去,从此也缺失了怎样磨红薯面那个珍贵的记忆……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爱情美文 分类下,于2019年08月15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