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自在如风的少年

2019年09月11日 10:15 爱情美文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24次

 

  他当年总爱笑着说话,现在却好像换了一张不属于他的凝重的脸。他问我:“阿火,人生到底什么怎么样的?”我没有说话,看着他仍旧乌黑的眼睛,我从未看过这双深邃的眼流过泪,如果有,也可能是被这个夜晚河边的风吹疼了。

 

  我们在河岸边的排档坐了下来,他点了好多酒,和我说了好多话。他说他刚去上海时,端过盘子住过公厕遭过白眼受过辱骂,被人骗过好几万,也和别人干过架,身无分文一身带彩回到了这座小城,也曾经想要拨通我的电话。后来又出去打拼赚了点钱,交了个女朋友宠着供着,最后还是分了手。

  他叫江然,是我初中兼高中同学,一个典型的“捣蛋分子”。高中之所以能上到我们市的一中,据他所说是因为他初三为了追一个成绩很好的妹子努力了三个月,每天废寝忘食蹲茅坑都不忘读书云云,只是真不太巧,中考时我和江然在同一个试室,目睹他把邻桌哥们的英语试卷瞄了个遍,这邻桌哥们面不改色慷慨大方伟大至极地对他的抄袭行为视而不见,于是江然的英语成绩顺利从不及格到优秀等级,被视为中考的奇迹。更不巧,那邻桌的哥们就是我。作弊是可耻的,但是交情却是真的。

  我总是觉得他作弊成xing,有一次终于被老师抓了个正着,老师瞪着眼,他红着脸,手里还抓着一个纸条。可这次,他却不再像当年那般有敢作敢当的气概,竟矢口否认,还大言不惭地说老师冤枉他,然而他却始终不愿上交纸条。我气氛之至,言辞激烈地骂了他一通,想把事实和道理梳理一遍,至少在我心里,那时候的他还是我心里的他。可是这个举动被他所谓的兄弟朋友们看见,最终我被那群人恶言相向,甚至扬言要动手打架。我质问他:“我和他们,到底谁才是你的朋友”。他涨红了脸:“朋友是站在我这边相信我的”。我仍记得那一天他的眼神,冰冷决绝。那一刻,我的心好像被什么抽了一下。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和他说过话。

  可是江然上了高中还是死xing不改,开学第一天他又一次姗姗来迟,伴随着班主任变黑的脸,全班人便在讶异的目光中记住了他的名字。江然根本就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从初中我认识他开始就已经是这副模样,上一秒被班主任骂得惨不忍睹,一转头又嘻嘻哈哈地“造反”,说他游戏又打了多少等级,待会课间外卖又叫了多少份,明天又有什么惊天的想法。反正他啊,整天游手好闲不学无术,迟到早退旷课逃课样样在行。初中的我,和他格格不入,却不知怎地和他玩在一起,我日日白眼:“切,我才不要他这样的猪队友”,可是心里,却把他当成好哥们儿。他很“坏”,考试会作弊、偶尔会打架、天天吹牛皮,但我知道,他为人老实,从不占别人的小便宜。而我和他就像小孩,天天拌嘴,下一秒就和好。

  高二下学期,他退了学,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他。听说他参加了全国电竞赛,还拿了不错的名次,又后来,打听到他去上海做起了金融,生活过得还算滋润。(星辰美文网)这个调皮蛋,也真真让我欣慰了一次。想起他的时候,我还是笑了笑。

 

 

 

 

  一阵摩托声呼啸而过,把我的思绪拉回眼前,一抬头——一个少年蓬头垢面、衣衫不整,这是一张已略带沧桑的脸。他对着我笑,就如四五年前,我第一次见他的样子。还是老样子啊,怎么都不愿意减肥也不屑整理头发。

  他说他和中学时那些朋友再也没有联系,因为三观不合;他说他从没有后悔自己辍学,因为如今他终于有机会让自己的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他说他走遍了世界的很多角落,经历了许多同龄人看不见的风景;他说他经历了人生起伏,发现最珍贵的还是十六岁的那一年。他还说,当年真的是我误会了他,他手里拿的不是试卷的答案,是他写给他喜欢的女生的信,他说他喜欢那个女生喜欢了好多年… 他凝视着我,最后喝了一大瓶酒。我不记得接下来我说了什么,我只记得告别他以后我哭了很久很久,就像能把这些年憋在心里的思念都哭出来似的。

 

 

 

 

  只是岁月这么长,生活也不会一成不变,就像天色会变黑,人心也会改变。高中时候,我变得安静内敛、爱恨分明,我眼中的他却开始肆无忌惮、变本加厉。尽管在一个班,我们也有了各自不同的朋友,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和他,再也不是十五岁时吵吵闹闹却仍旧形影不离的朋友了。正如不堪重负的堤坝,终于有一天,洪水决堤、猛兽泛滥,矛盾就此爆发。

 

  “你啊你,是自在如风的少年,飞在天地间,比梦还遥远”。窗外下着雨,一树紫荆花兀自开着,它们一脸不屑。你还青春年少,未来也许光明辽阔,又或许是深渊万丈。无论你在哪里流浪,请你、请你千万不要忘记,我仍会牵挂,你要多保重。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爱情美文 分类下,于2019年09月11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