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父亲的锅

2019年09月13日 11:43 爱情美文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82次

 

  这个制油辣椒的过程,我看过无数次,母亲也看过无数次,但无论是母亲做的油辣椒,还是我做的,味道都总不及父亲做的那么美味。也许是辣椒面的用料选择和处理不同,或是热油的火候稍欠或稍过,亦或是搅动的手感总是难以把握,总之,我们都一致感觉辣椒里得总是不够味。

 

 

  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过他舒适地躺在沙发上,慢慢翻看菜谱的样子了。

  比如贵州有名的粉面配料——脆哨,纯猪肉制作,在我的少年时代应该不太容易吃得到。但在我们家,很小我就知道并且吃过。父亲一直说,做脆哨要用猪的“朝头肉”,后来才知道,也就是脖子肉啦。他强调这个部位是猪身上相对比较活络的地方,肉质弹xing,做出来的脆哨才是特别酥脆糯香。

  后来到贵阳上班,喜欢去民生路买脆哨,比较出名的档铺里,最贵的品种要卖到八九十元一斤,味道还是很不错,不过总是肥瘦相搭不够均匀,用料肯定不及父亲那般讲究,毕竟做生意的话,用量巨大。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爱情美文 分类下,于2019年09月13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