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有一床被子永远属于我

2019年09月13日 11:43 爱情美文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02次

 

  09年暑假我带女儿从日照旅游就回到外婆跟前停留了几天,三舅舅开车把我和女儿还有外婆送到曲江公园,我带着一老一少坐着游览车在公园呆了五个小时,外婆那天又格外的清醒,精神也非常的好,她坐在曲江亭子里给我讲那些陈旧往事,说了一遍又一遍,我知道她平时太孤独,大家都要过自己的日子,7个子女各家有个家的经要念,16个孙子15个都在城里过礼拜天可能还加班的生活,就我还有个寒暑假也不过是一飘而过,根本没人听她一遍又一遍的重复那些听起来夸大其词的语言,听着听着我有些难过,听着听着我躺在外婆旁边竟然睡着了,可她却精神很足,晚上回家还给我说到半夜两点。也许我是外婆最后记忆里最有耐心的听众(当然这个听众也就是一年里也就那么一两天而已),外婆经常在突然清醒的时候会念叨我,这更加让我无法割舍对她的那份情感。

  有天我出门一趟回到家刚开门,她突然间就又清醒了,抓住我的手就开始哭:“英子啊!你终于来看婆来了!婆等你一年了!”她哽咽着说,“我让你三舅给你把被子晒好了说你来了要盖呢,你三舅说你上班呢,放假了就来看我,你现在放假了?”我当时就又泪如雨下,抓住她的手,她哭我哭,这种场景别人永远不懂,这份感情别人永远不明白。在她心中永远有一床被子属于我,在她心底有一个角落藏着我,在她心中对我有一种盼望别人无法企及。在我的心中,(星辰美文网)有一种需要别人无法理解,有一个角落别人不会看到,有一方净土永远属于外婆。在无人的时候我会去到那个地方,放纵自己倾泻眼泪为那个曾经为我准备被子的外婆,不知道她在那个世界有没有也为我准备着一床被子,当她看到挣扎在人世间一些无可奈何无法摆脱无法言说的痛苦中的我的时候,会不会轻轻的唱起摇篮曲用她的干枯的手抚摸着让我休息片刻?还能不能像以前一样让我轻轻的将委屈的泪水泼洒出来然后香香的入睡,在睡梦中我的生命再次得到滋养,醒来后继续艰难的微笑着前行?

  还有谁爱我如她,有一床晒好的被子永远留给我,那么纯粹那么真诚不掺杂一丝杂质。

 

  没有人知道我为什么以前爱外婆胜过爱父母,包括我的妈妈,她前几年还问我为什么非要风雨无阻年年给外婆过生日,在她记忆里外婆并没有多么特殊的爱过我。我没有给她解释原因,她是个粗线条的妈妈,即使我给她解释她未必就能理解和接受。外婆也其实并没有多为我做过什么,她也为我做不了什么,她只不过曾经给了我一点点我特别需要的东西,但是,这一点点却是我生命中唯一的一点点,是我生命中特别缺少的那一点点,而这一点点恰恰能滋养我的生命,这一点也许别人不懂,我不需要谁懂。

 

 

 

  第一次知道外婆得了老年痴呆症是09年春节,我们一家三口去西安看外婆,一进门我还是跟以前一样一边换鞋一边朝外婆挥挥手:“老太婆!我来了!”外婆还是很热情的答应,并起身拉我坐在她旁边,她跟我聊天时竟然问我几个孩子,我很惊讶就对外婆说,我是从宝鸡来看你的,她高兴地说:“你从宝鸡来的?我英子就在宝鸡呢?”我当时就明白了:原来外婆已经不认识我了!她给我打招呼就是出于礼貌而已!我当时就起身冲到房间冲着三舅和小姨大哭:“我婆已经不认识我了!她跟我说了半天话还不知道我就是谁.....”当时我哭的像个受委屈的孩子站在大人面前,完全没有顾忌眼前站着我的女儿和外甥,当时两个孩子都笑了,这种感觉不知道有人是否能够感同身受,可是我真的当时很难过,甚至心很痛。

  可就是这样的外婆依然会在清醒的时候记得我。

  2011年6月我深爱的外婆走了,享年88岁,她走得很安详,我摸了摸她冰凉的脸颊,就感觉她在睡觉一般,那个曾经在我童年时期给我很多美好记忆的外婆,那个给我早期进行传统美德教育的外婆,那个经常抚摸着我的皮肤让我入睡的外婆,那个摩挲着我的小腿心疼的说我瘦了的外婆,那个在我最痛苦最难过的时候能陪我哭的外婆,那个曾经被我伤害却全然忘记的外婆,那个告诉我月经来了不要动凉水的外婆,那个经常给我塞几块零钱让我吃好的外婆,那个在我生病后大骂我父母的外婆,那个给我女儿起小名的外婆,那个让我曾经感到自己活得很幸福的外婆,那个被我把满头白发扎成马尾辫并cha上花的外婆,那个让我每年费心思去准备生日礼物的外婆,那个让我每年九月九有念想的外婆,那个曾经把我叫“野兽”的给我擀臊子面的外婆,那个给我准备一床被子的外婆去了,她一定是不想再劳累小姨和三舅舅了,所以她走了,安详的永远的走了,他们不让我哭说88岁去世了是喜事,可是在没有人的时候,我在突然之间就会泪水婆娑。

有一床被子永远属于我

 

  10年暑假我回家过暑假,妈妈将外婆接到我家,我就能帮妈妈照顾外婆,那个时候外婆已经完全糊涂了,她到我家总觉得是我们到四舅舅家,不让我们坐沙发说是害怕四舅妈说我们;我家牡丹拿个玩具她就会去抢说是拿了她家的东西;吃饭永远都吃不饱总是说给她不吃饭;坐着坐着就跟淘气的王小贝一样上到沙发扶手上;晚上不睡觉起来把衣服脱了穿穿了脱,把自己的鞋子藏起来又到处找;白天总是对着镜子自言自语还不停的镜子里的人拿了她家的水桶......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外婆,我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爱情美文 分类下,于2019年09月13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