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岁月留香

2019年09月16日 16:07 爱情美文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15次

  隔了几天后,我又去早市买菜。我遥远就看见她在眺望着我这边方向,看我过来,就赶紧迎上来说:“我今天从老家回来,给你带来半袋玉米糁,终于等到你了。(星辰美文网)自己地里玉米磨的,给孩子熬稀饭。”

 

 

 

 

 

  她又要走了,临走时说:“不用送了,站在你家窗户口目送就行。”推开窗户,空气中悠悠飘来缕缕过年“过油”浓浓的炸香味。窗外枇杷树,满目苍翠,生机盎然。望着她远去的背影,留意她回头看了我一眼,我们相视一笑,纯纯的,柔和的,善良的。

  当时我们都住我们帘子布公司女生单身楼,上下班一起。不久后的一天,我在整理衣服时,发现我的一件衣服颜色褪的很难看,准备扔掉,刚好她来了,我就说:“这件衣服你穿吗?”她很高兴的接受了,并连声道谢。

  那以后,我发现她天天穿着那件褪色的衣服。时间久了,慢慢知道她一些事情,她家是距离我们不远,市区曹镇,家里多有不幸。她姊妹三人,她在家排行老大。父亲在她十四岁那年不幸患上胃癌,做了一次胃切除手术,后来又住了几次医院,当时国家医保不完善,还不能给予报销,后期由于家里贫困,无法入院治疗而逝。她的母亲有残疾,左手和左腿都不方便。家里还有上小学的弟弟妹妹,后来她对我讲:“现在我已不错了,能自己挣钱了,可以帮家里减轻点负担了。”

  在这年未岁初,我心境流淌着,将这温暖拾起,将这花瓣收藏。始终相信人生虽短,但途中过往的晶亮,浸染了情怀,芬芬了年月,明媚了生命。

 

  “砰砰砰”,听到敲门声,我打开门。“是小马呀!赶快进来。”看到站在门外衣着朴素的小马,只见她两只手吃力地拽着肩上扛的一个装满菜的蛇皮袋子站在门外,嘴里还“呼哧呼哧”喘着气,满脸像苹果般通红通红的,鼻尖上还冒着汗。我禁不住一阵感动,热情地招呼小马快进屋。只见她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彩,热气腾腾的脸上依然洋溢她那淳朴的笑意:“快过春节了,家里种的菠菜和黄心菜,吃不完,给你送点。”我又惊又喜,赶快帮忙抬上袋子,招呼她进来。她在门口跺跺脚,抖落鞋上的灰尘,跨进屋里。

 

  小马是我以前的同事,也是以前的老搭档了。记得我在帘子布布机车间上班时,有一天,工长领穿一个着朴素,大约有十八九岁眉清目秀的女孩,来到我的面前:“给你一个徒弟,好好带……”她非常友好的对我点点头,好像有点害羞的说:“师傅好!”

  时光若水,转眼又是一年。

岁月留香

  临近春节的一个上午。

 

 

 

  再后来有几次我整理衣服时,把一些旧衣服送给她,她都欢喜的接受了,有的自己穿,有的拿回家给她妹妹穿。我结婚后,原来在单身楼装衣服的一个破旧箱子也不用了,就送给她。她既欢喜又激动,连连说:“谢谢。”再有一天,她由于种种原因不见她来上班了。

  有一天,一个意外的惊喜使我下夜班疲惫的身躯顿时精神百倍,我居然在湛南路早市看见她在卖肉,她也看见了我。我们又惊又喜,那情景正如“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好感动,一番互诉,她就赶紧用她麻利的手割了一大块猪肉,送与我,并说,以前你对我那么好,我一直记在心里呢。

 

 

  我当时都很惭愧,以前我给她的都是舍弃的旧物,而她还一直记着。再后来,她知道了我家,时不时的送那带着泥土的芳香蔬菜和飘香的瓜果。为了弥补我惭愧,我也已其它方式还之以礼。得知她孩子才七八岁,我就收拾一些我儿子上小学的一些书籍,还有早已准备好的新书包和给她孩子买的一套新衣服送给她。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爱情美文 分类下,于2019年09月16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