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一个人,一座城

2019年09月10日 11:53 美文摘抄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16次

  思祺的视线里映出越发陌生的街景,便停止了奔跑,这猛地一刹车不要紧,一个踉跄,差点儿上演一幕“狗啃泥”,如果他在,肯定会一把扶住她,然后嘲笑她笨的。但此时,只有她一个人,他任她冲向雨夜,没追出来。        此时的思祺,发丝凌乱,衣襟半湿,狼狈不堪。雨下的并不大,但滴滴落在她心上,将她的心打湿,凉透,然后冻成冰。        走着走着,一抬头,就看到眼前的牌坊,上面赫然写着“安吉公园”,一群大爷大妈在这细雨中跳着交际舞,为这小广场平添了几分浪漫,旁边还有打闹着喊爷爷奶奶真棒的小孩儿,然后园中一对对牵手散步的小情侣像遍布夜空的星星一样。        这一切的欢愉都显得自己跟这里格格不入,于是跑向远处一个靠近湖心的小亭子,倚着柱子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慢慢蹲下,双手抱着肩,委屈地哭起来。        思祺想着以往每次吵架,每次的任性出逃,他都会追上去抱住她,向她认错,这次却因为一件小事,就冲她发脾气,她仍然跑出去,可这次他却没追过来。思祺想,他肯定不爱她了,不然不会这样对自己,越想越难过,越哭越大声,反正没人能听见,索性哭个痛快。        不一会儿,就把雨哭停了,望着渐渐散去的人群,听着虫鸣蛙叫,思祺的心情也随着夜的深入平复下来,像极了这一汪湖水,波澜不惊,却满怀心事。        思祺盯着水中的弯月出了神,刚刚还难过的要死,心里暗下决定:这辈子都不理他了!而这一刻却在想如果他在这里该多好,就可以一起欣赏这美景了,但是她绝对不会跟他讲的,或许被宠坏的女孩子就是这样的吧,口是心非,死要面子活受罪。直到一对萤火虫亲昵的向她飞过来,在她面前狂舞,她才缓过神来,但她想的还是他,想起他曾兴奋地说:“等我们死后,变成一对萤火虫怎么样?虽然没有梁祝的蝴蝶漂亮,但夜晚可以像摆渡人一样为纯洁的灵魂引路!”思祺花痴一般“好呀好呀,就这么定了,谁不变萤火虫谁是小狗,拉勾!”        想着想着,思祺的嘴角微微上扬,更多回忆涌上心头。        “杨帆,你喜欢男孩儿还是女孩儿?”众多情侣会问的问题,思祺也会问。        “嗯,女孩儿吧,像你一样。”杨帆很认真的回答。        “可是我觉得一个女孩子叫启航不太好耶,要不然还是男孩吧!你说呢?这样全家都可以在海上生活了。”思祺坏坏的傻笑着。        “……”杨帆也笑的没心没肺,听她跳着喊着“扬帆起航,扬帆起航”陷入了对未来的无限憧憬,眉头却紧了一下,快要毕业了,他怕他们的爱情也逃不过“毕业季——分手季”的魔咒。        他们说好毕业后一起留在大学的城市发展,可临近毕业,思祺的妈妈生病住院了,作为独生女的她不得不赶回去照顾。杨帆知道思祺父母本就不愿让思祺在外面受苦,所以早早就帮思祺在家里安排好了工作,只是思祺坚持要和杨帆一起在外面奋斗,父母再心疼女儿也不好强求,可眼下妈妈一病,杨帆真怕思祺孝心大发,一心软,不回来了。但是,现在,无论如何,他都会放她走的。      送她那天,思祺哭成了泪人,杨帆微笑着摸着她的头,说:“傻瓜,没事的,又不是不回来了,很快就能见面的。”思祺还是舍不得,抱着杨帆,不肯松手,直到广播一遍一遍地催促着,思祺才一步三回头地走向那扇将他们分开的门,这时杨帆才大喊“思祺,照顾好妈妈,照顾好自己”说到后面哽咽的连他自己都听不到了,转身双眼便模糊了视线。      期间,杨帆每天好几个电话,给思祺精神上带来莫大的鼓励。不到一个月妈妈就出院了,只是回家还需要好好调养,孝顺的思祺为了让妈妈赶快痊愈,答应了父母回家工作,她也想多陪陪妈妈,于是哭着跟杨帆说:“对不起,我可能要先在家这边工作了,但是等到妈妈身体养好了之后,我就去找你好不好?”杨帆早就料到了,他那么了解她,怎么会不知道,只是记得照顾好自己啊!      转眼半年过去了,杨帆和思祺都各自忙碌着,也就晚上有时间煲一下电话粥。思祺的父母以为他俩分隔两地,应该不会有结果了,偷偷地给思祺安排了一场相亲,思祺向来直接,明白过来之后当场就揭穿了,表明自己有男朋友,这一举动让父母生气又尴尬,但又没有办法。      晚上回去,思祺跟杨帆大讲今天的战绩,就是为了表明自己对这份爱情的执着,杨帆却若有所思地寒暄几句,互道晚安,挂掉了电话。      几天后的周末早上,思祺像往常一样赖床做着美梦,却被谁的电话吵个不停,无奈,摸索着拿起电话,就挂掉,然后又打来,反复几次,思祺终于被气的睁开了眼,眯起眼,定睛一看,是“杨帆”,这么一大早,肯定有啥事,就赶紧接起电话。      “我还没睡醒呢?有什么事吗?”思祺说话依然懒洋洋的。      “方便帮我开一下门吗?我在你家门口。”      “别逗了,我们现在相隔十万八千里,我才不信呢”思祺精神了。      “逗你干嘛?我看到叔叔阿姨出去,我才敢打电话给你的。”杨帆更认真了。      “真的呀?!”思祺还是不信。      “快下来吧,我快饿死了。”        思祺这下信了,差点掉到地上,一下子就精神了,连滚带爬就去开门了。      打开门的一瞬间,两人先是一愣,然后就是久违的拥抱。      她抱着他说:“你怎么来了?”感觉像是做梦。      “你不来找我,我就只能过来找你了啊!”杨帆爱惜地敲着她的脑门说。      “你还带了这么大一个行李箱啊!”思祺想,肯定是给她带的吃的太多,书包装不下,所以才用了大行李箱的吧!      “对啊,所有家当都搬过来了,我准备在这里工作了,错过一座城好过错过一个人,你说,是吧?!”杨帆不适合煽情,于是调皮的说道。      思祺抱他抱的更紧了,眼睛那么不争气,把他肩膀都打湿了,还是舍不得松开,就是那一刻,她决定这辈子非他不嫁!(想到这里的时候,思祺脸上的幸福感都要溢出来了。)      接下来的半年,他们经历重重磨难,终于得到了父母的认可,并允许他们搬到一起过二人世界,谁知,这才相处一年,他们就因为小事吵得不可开交。重点是,这次她跑出来,他没追……过去的甜蜜交织着现在的痛楚,思祺,笑着笑着,又开始哭了。      再环视周围的时候,已经没几个人影儿了,思祺望着黑黑的湖面打了个寒颤,开始害怕起来,想想连回去的路都不认得,就更恐惧了,万一碰到坏蛋怎么办,思祺哭的更厉害了,冲着湖面喊着:“杨帆,你个混蛋,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在哪里啊……”      “知道错就好了,那我们回家吧!”不知道什么时候,杨帆已经悄无声息的站在思祺身后了,说这话时,已经将冻得发抖的思祺抱在怀里,思祺转过身抱紧他,把鼻涕和泪全部献给了他的衫……      “你怎么找到我的?”思祺抽泣着。      “我一路跟着你过来的啊!”杨帆平静地回答。      “我还以为你不爱我了,所以不想管我了呢。”      “你个大路痴,又这么笨,我怎么敢让你一个人跑出来,真是傻瓜!”责备中,尽是杨帆对思祺的疼惜。      “嘻嘻,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思祺破涕为笑。      “你愿意嫁给我吗?”杨帆随手抓到两只萤火虫,捧到思祺的面前。      “我愿意!”思祺哭的更凶了。      他们一起打开掌心,任两只萤火虫越飞越远,越飞越远……      “等我们死掉,就变成一对萤火虫吧!”这次是思祺说的,依偎在他的肩,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暖。      “好。”杨帆把她搂的更紧了。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美文摘抄 分类下,于2019年09月10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