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牛群和草原

2019年09月10日 11:55 美文摘抄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71次

  天上飘着牛,黑牛白牛黑白牛,在牛群聚散的间隙,能看到毛茸茸的青色的天空。如果晴朗,万里无牛,那么天上就是一望无际的草原,零星散布的橙黄色小花,发出温暖颜色的光。晒得人懒洋洋的。我家里也有牛,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牛。我家的牛就养在后面的牛棚,他们高高漂在空中,顶到天花板,四肢漫无目的地划动,一共有十八只,是我的爸爸妈妈从他们的爸爸妈妈那里继承来的。他们的爸爸妈妈也是从他们爸爸妈妈的爸爸妈妈那里继承来的。家家户户都是这样。我们养牛是为了喝牛奶,牛奶养活了所有人。爸爸妈妈告诉我,很久很久以前,我们不需要养牛。每隔一阵子,天上就会下雨,雨就是牛奶,不像现在,那时候的雨可以直接饮用。我问他们,为什么我们现在不可以喝天上的奶呢?我总觉得,青色无垠的毛茸茸的天空,牛群产的奶一定非常好喝吧。但是我见过下雨,偷偷用手指头接了一滴,尝了,又酸又苦。爸爸妈妈都叹气,说,因为,吹牛的人太多了。我说,我知道吹牛!我也会吹牛!我和我的小伙伴经常坐在牛棚里,对着天花板吹气,有时候我们家的十八只牛,就被我们的微弱气流吹得变换队形。我们挨家挨户,轮流吹,谁都想小伙伴到自家牛棚来。有一次,隔壁王皮皮家里50头牛被我们吹成一个巨大眼睛的形状,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大人们都夸,这帮孩子,真能吹。我说这是我的主意,他们就夸我是吹牛大王。爸爸给我脑袋上来了一下,说不是我们这样吹,真正的吹牛非常可怕,真正的吹牛是……是造孽啊!我问什么是造孽?爸爸正组织措辞,外面传来一阵惊呼。我们一家子赶忙出去看,不远处,一串黑白牛打着转,从底下升起,溜溜地往高空漂去。底下则一阵喧闹,我听到了很多种大叫声。我数了数,一共有6头。爸爸认出来了,说,那不是王飞飞家吗?然后说,造孽啊。他们拉着我急匆匆往王飞飞家里赶。王飞飞家没多远,门口已经站满了村民。爸爸喊借过借过,我们挤到了王飞飞家院子里。只见他坐在地上,一脸的不甘愿,他老婆捂着脸在一边哭。爸爸妈妈去拉王飞飞,然后叫他老婆,剩下的村民才关切地围过来。王飞飞的儿子王小民和我是好朋友,但是他不在院子里。我从一堆大人的腿中间穿过去,绕到了王小民家的牛棚。我看到他正坐在小板凳上,鼓着腮帮对天花板吹气。孤零零一头白牛,慢悠悠地晃动四肢,左摇右摆。我问,王小民你在干嘛?他说,俺在搞科学研究,俺爸是怎么一下子把那么多头牛吹到天上的。我说,是6头牛。他没接话,停止吹气,并露出思考状。我问他发生了什么,他说,俺爸在门口聊天,他没有对着俺们家牛棚吹气,只是说了一句话,突然刮风了,好大好大的风,然后,然后俺家的牛就被风吹得转圈圈,呼噜一下就都被吹走了。他说完一脸崇拜,俺爸真厉害,他才是吹牛大王呢!我才是吹牛大王,我心里很不服气,但是又觉得王小民爸爸太厉害了,我吸再多一口气,把肚子吸成一个皮球,也没法把6头牛吹到天上。我就问王小民,你爸爸说了啥?他双手叉腰,模仿王飞飞意气风发的样子,然后一手指天,说,我王飞飞要是做了村长,才不会这么窝囊,天上所有的牛,都要拿下来养在牛棚里,然后放俩池子,装满牛奶,一个洗脸,一个洗脚,哪用得着像现在一样紧巴巴地过日子!真是太厉害了!我忍不住鼓掌。哪知王小民话音刚落,一阵旋风平地而起,最后一头白牛打着圈圈,也随风而去了。我热烈祝贺王小民,学会了他爸爸的神功,并且真心愿意把吹牛大王的称号送给他。我请求王小民把这句话教给我,正在喜悦当中,混乱的脚步声响起,大人愤怒的脸庞挤进牛棚,我听不清看不清,只记得爸爸给了我一个大嘴巴子,以及王飞飞夫妻俩瘫坐在地上,拉都拉不起来。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美文摘抄 分类下,于2019年09月10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