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这条短信,来自大学时暗恋的男孩

2019年09月11日 20:31 美文摘抄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70次

  好像早在你未出生时,老天便在你的命运中烫下了这一烙点,你全部的人生,都在等着这一刻。而当它到来时,你没有、也绝对不会有丝毫的怀疑。对于陆怜生,现在就是这样的时刻。

  「别废话,出去!」

  吴姐愣了一下,又说:「差不多差不多。虽然你二十九了,但你还没结过婚呀!好好一个大姑娘,他不偷着乐就算了,还挑?」

  吴姐也没多问,便又开始絮絮叨叨个不停:「咱的确不是二十几岁的小姑娘了,可是……」

  陆怜生回想了一下于凯的样子,说:「长得还不错,看样子跟我差不多,高高壮壮的,年纪可能比我还小几岁…… 别的我也不知道了,我不认识他…… 反正再也不会遇见了。」

  陆怜生背脊一凉,瞄了一眼隔着一条过道的邹正,见他大睁着眼,显然也是对剧情的走向感到发懵。

  吴姐说这话时,把 「今天」 两字咬得死死的,陆怜生心里 「咯噔」 一下,她刚经过了噩梦般的一天一夜,可没有心情立刻就去见另一个陌生人,连忙摆手说:「不用不用!吴姐,这次的企划我们组做的不够好,我还得带着我的组员好好分析一下呢……」

  陆怜生横了她一眼:「你个没心的小东西,怎么这么兴奋?刚丢了项目你不知道吗?」

  陆怜生被吴姐响亮的语声震得双耳发麻,禁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办公室薄薄的玻璃门。

  卸好妆后,陆怜生去了吴姐的办公室。敲门的时候她忽然想到于凯摘掉头盔时的样子。

  吴姐摆了摆手:「分析呗,又不是让你上班的时间去相亲,不耽误。而且我不是跟你说过么,工作的事儿差不多就得了。」

  这时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忽然亮了,陆怜生拿起手机,看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了短信:

  陆怜生心惊胆战地进了吴姐的办公室,她本以为吴姐会为早上的事儿大骂她一顿,结果吴姐一句话工作上的话都没提,开口就骂:

  陆怜生:「闭嘴。」

  这个道理,孙婷懂,陆怜生自然也明白。然而在职场上,一味的趋利避祸,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事。

  孙婷怔了一下,随即比出个大拇指,说:「行啊,姐,一夜情!活儿怎么样样?」

  早上已经出了不少丑了,她可不想再让全单位的人都知道自己又被相亲的对象拒了:「他条件挺好的,看不上我也正常。」 陆怜生补充。

  「那个叫苏贺的也是的,一个二婚的挑这挑那!还敢说没看上你!他怎么想的,有点小钱了不起啊!要不是时间仓促,我能让我家怜生约他这个老土豆子?」

  —— 这是李浩然发来的短信。

  「哟,陆姐真是好命呀,还能早下班,哪像我们二组,还得完善金城集团的案子。不过也对,陆姐你是该加油了,那天我看报道说,咱们国家男的比女的多三千多万呢,你也知道那是什么概念吧?」

  两人正说着话,吴姐便从办公室内走了过来。她当着全公司人的面,得意洋洋地朝陆怜生喊:「怜生,我又给你找个好小伙儿!」

  孙婷:「姐,你昨儿在哪儿睡的?我可听吴总说你昨天又去相亲了,怎么,这回成了?」

  陆怜生咬着牙没有说话,邹正的下属屁颠屁颠地接了一句:「什么概念呀?」

  陆怜生听到相亲两字,立刻就想到苏贺抱着 「女儿」 走进酒店的画面,她吓得她打了个激灵,连连摇头:「不,不是相亲那个……」

  吴姐 「蹭」 地一下瞪圆了眼:「什么叫正常?他那是不知好歹!你别馁,姐今天再给你找个更好的!」

  孙婷往前凑了凑:「姐,讲讲细节呗?」

  — 未完 —

  邹正说:「当年赤壁大战,曹操也就是三十万大军,这三千多万男的,赤壁大战都能打个一百来回,你说这要是再找不到对象,是不是有点丢人?」

  至少这件事她一直都还分得很清:邹正之所以讨厌,不是因为他是弯的,而是因为他是邹正。

  陆怜生瞪了她一眼:「你怎么这么不会聊天呢?」 说完又叹了口气,「唉,要是真被炒了也挺好。」

  陆怜生的思路被这一句话晃了好大一个跟头,她怔了片刻,才反映过来吴姐是在说相亲的事情。

  这是李浩然发来的短信,她无比确定。

  陆怜生轻咳了一声:「姐,我二十九呀,还是二十几岁,没到三十呢。」

  陆怜生:「吴姐…… 你这哪像是个黑心资本家该说的话?」

  陆怜生怔了一下,这时邹正仍在絮絮叨叨地说些什么,她却一句话都没听进去,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我,到点下班」? 点击阅读前文  01  02  03  04五、短信陆怜生在厕所卸妆时,八卦心爆棚的孙婷就站在一边贱兮兮地提问,完全不像刚刚丢了项目的样子。

  「是该要个电话的。」 她没头没尾地想。

  陆怜生:「啊…… 那个啊……」 她止不住地想起苏贺的 「女儿」,「可能是我俩教育理念不同。」

  「哎,你留那小伙儿电话了吗?」 孙婷问。

  若是放在平日,她肯定会跟孙婷好好分析一下这件事的利弊,不过一想到刚刚吴姐那张阴沉的脸,她也就没了这份闲心。

  陆怜生连连摆手:「没事没事,我顺口胡说。」

  陆怜生心里想:那三千万里说不定有多少是向你一样内部消化了呢。却忍住了没说,毕竟拿性向来攻击别人实在是有些下作。

  她说完这话,撂下一屋子目瞪口呆的人,就回了办公室。隔了老大一会儿,大家才缓过神来,坐在窗边的邹正这才阴阳怪气地说:

  陆怜生从没有收到过李浩然的短信,这也是个完全陌生的号码,所以无论是从语气,还是从号码,她都没有任何理由认定,这条短信来自于李浩然,可她却深信不疑。

  …………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美文摘抄 分类下,于2019年09月11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