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赶尸列车

2019年10月21日 10:10 心情美文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52次

  不是火车震动,而是这个车厢震动!葛春根向车厢里看过去,只见那些一直在睡觉的乘客全都直直地站了起来,他们双臂水平前伸,在葛春根的注视下,整齐地跳了起来,跳到差不多的高度又整齐的落地,车厢随着他们的跳动而震动着。

  “你说你乱跑什么呢!这不找死吗?”秃头的列车乘务员不知什么时候找了过来,他看着葛春根,脸上戏谑的表情中隐隐透出阴霾。

  穿蓝色制服的老头皱着眉头说:“你坐错位置了,不是坐这儿的。”

  “我送你上路好了!”伴随着秃头这句话落音,葛春根突地被不知道哪儿来的绳子绑了个结实,他怨恨的看着秃头,可下一秒,他就满脸恐惧惊慌的看着扑上来的僵尸们!

  葛春根看到他就像找着了大部队一样,他着急的说:“这是怎么回事?大兄弟,你要救我,你要救我啊!”

  葛春根急了,这不吵人睡觉吗?他用手去握住铃铛,想让它安静下来,可是铃铛声不仅没停,反到更响了,他急的汗都出来了,突然,整个车厢震了一下!

  “哎,你别磕了,别再给我裹乱了。”秃头乘务员说完开始在口袋里摸东西,葛春根觉得自己有救了,心下略微一松。

  “*1201,铜仁到贵阳……”葛春根在火车站的站台上乱转着,他活到六十多岁了,没出过远门,坐火车这还是头一次,所以他连火车怎么坐的都不知道,进火车站还是多亏了一个年青人的帮忙带领,可惜那个年青人和他不是同一辆车,想到这儿,葛春根遗憾的吧唧了几下嘴巴。

  葛春根看懂了这个动作,他虽然对蓝衣服的不说话觉得有点奇怪,但已经可以上车了,他也就没再多问,挺了挺有点儿驼的背,大跨步的上了车。

  上了车他开始找位置坐,他也不知道坐火车是要对号入座的,像一般坐车一样找了个空位就坐下了。火车上的灯在火车开了三分钟后熄灭了白色的一半,只剩下橘黄色的几盏,车厢内昏暗下来。

  葛春根着急了,他跪下来边给秃头磕头求饶边缓缓向后挪动,可他夹在两节车厢之间,前狼后虎的是无路可退了啊!

  “晚了!”秃头列车乘务员眼睛一瞪,大声喊道。“你说你上什么车不好,非要上这趟‘赶尸’的火车,上了也就算了,我都把你带走了,你老老实实地待着会死呀!非要自个儿走出来,现在好了,惊动了这帮凶神!”

  睡到半夜,葛春根突然被人拍醒了,他迷迷糊糊的睁眼看向那人,只见又是一个穿着蓝色制服的男人,这个人秃着个油光发亮的头顶,看着有五十多岁了,葛春根就问他:“大兄弟呀,有啥子事呀?”

  “这老头是怎么上来的?这车可不是他该坐的。”那师傅冷冰冰的说着,葛春根很好奇为什么他说话会一点语调都没有。

  葛春根觉得很奇怪,因为这个穿蓝色制服的男人并没有在任何的车厢内停留,他径直走向了车头的驾驶室,当然那对葛春根来说是司机师傅待的地方,虽然那儿有床睡,比坐着睡舒服多了,但葛春根还是觉得惶恐,觉得非常不自在。

  睡了一会儿,葛春根被尿憋醒了,其实他被那个乘务员拍起来的时候就有点感觉了,可看着他不回头的往前走着,葛春根也不敢提出来要上厕所,索性站着走路也没觉得怎么着急,可躺下一会儿就不行了!

  僵尸!都是僵尸,青面獠牙的僵尸!!通红的眼珠子里满是凶光地盯着他!他顿时腿脚发软,倒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他轻声地下床穿上鞋走了出去,这节车厢的厕所的门是锁着的,他就往前走了两个车厢,在一个空厕所里解决了生理问题。

  一般人都会觉得这个老头有些好笑,但那个穿蓝色制度的乘务员却没有笑,甚至没有发出声音,他只是伸手接过葛春根手里的车票,借着火车站路灯的光看了一眼,对葛春根做了个请上车的动作。

  恐惧随着时间的推移越积越多,葛春根踌躇再三,还是不敢穿过车厢过道,可留在这儿也不是个办法。他手足无措地站在车厢口,身上的汗越流越多,渐渐打湿了后背的衣裳。

  葛春根睁开眼睛,车厢里的两个师傅,一个看起来像是在控制列车,另一个靠在椅子上双眼闭合,应该是在睡觉,他轻手轻脚从床上爬起来,正要下地穿鞋,突然,控制火车的那个师傅说话了。

  听到这儿葛春根心里就犯嘀咕了,这车咋不能坐了?!不都说人人平等了吗?你们咋还看不起人呢!不过他老实本分惯了,也不会因为几句话就跟别人起冲突,心里抱怨几句也就算了。

  “伢子,这个火车怎么走?”他操着一口铜仁土话拿着火车票问着,管乘务员叫‘伢子’。

  “我怎么知道他!我看到他还吓了一大跳,你说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咋还像个愣头青一样呢!憨不拉几的!”

  “哦哦!”葛春根老脸一红,火急火燎的站了起来,他陪着笑问:“我该坐在哪呀?您看我也不懂怎么坐。”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发表在 心情美文 分类下,于2019年10月21日最后更新
  • 转载请注明: 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